我师兄李长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纷纷开口:

  “再有内情,焉有将得胜而斩的道理?”

  “王子无故杀将已成事实。”

  “大商以军武立国,先祖四处征伐才有如今之盛世,如何能荒废根本?”

  闻仲略微皱眉,此时已是醒悟,自己站出来太早了些。

  “咳!”

  忽听一声轻咳自大殿靠前的角落传来,众大臣半数停下言语,道道目光朝那近来越发苍老的老臣看去。

  自是李长寿的官字纸道人,帝乙的六卿,商国大史。

  李长寿缓声道:“大王,此事何不交由比干大人处置?比干大人断案如神,朝歌城无冤假错案久矣。”

  比干扭头看了眼李长寿,心底暗自嘀咕,这老大史平日里与自己毫无关系,没想到竟会举荐自己。

  七窍玲珑心一转,比干顿时明白,这或许是兄长之意。

  大史这个老狐狸,平日里低调的很,但在朝中却是人缘极好,不少官员升迁都有他背后的影子,也是得罪不起。

  帝乙嘴角露出淡淡微笑,看向了左首的比干,温声道:

  “王弟,你觉得此事如何处置?”

  比干迈步而出。

  瞧这曾得阐教支持长达半个月之久的王弟,身形修长、面如冠玉,此时也已迈入中年,少了许多锐气、多了几分沉稳。

  他有七窍玲珑之心,为人却从从不八面玲珑,极其刚正;

  他擅揣摩人心险恶,却从不为权贵求情而网开一面。

  朝歌城中人人皆有唱诵朝歌有个子青天,七窍玲珑辨忠奸,说的就是比干。

  比干沉吟几声,对帝乙躬身行礼,而后道:

  “大王,愚弟以为,无论是哪般案件,都应听取双方之言,收集足够证据,才可做出合理的判断。

  当请子受侄儿入内,陈明此间内情。”

  帝乙笑道:“既然王弟有此一言,让子受入殿言说内情吧。”

  殿外,子受先抬头一拜,随后才慢慢站起身。

  他握持腰间佩剑,缓步迈入大殿中,双目清澈,神态轻松,但在目光扫过两旁大臣时,目中有锐光涌动,让不少老臣心底颇感不安。

  当下,子受按李长寿提点之法,先立仁义、推武德,再混淆那两名武将罪责,将他们以换军服收编战俘,改为为战功不惜将战死敌军衣袍穿在平民身上,并未说是收编为战俘,还是直接杀了,直接说了句其情何其残忍。

  随后子受转移矛盾,说那两名武将持功而骄,对他最初惩处不服,意图煽动军众哗变,并与此地跪着的不少将领,暗中通气,欲要落他王子子受的威严。

  他说的,偏偏还都是实情,只是有些地方刻意模糊,绝口不提奴隶之事。

  子受话音落下,大殿之内一片肃杀。

  帝乙面色黑如锅底,子受嗓音依旧淡定,此刻完全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叹声道:

  “大军在外,我为主将。

  我知这朝堂之上,有不少人意在杀我,以全自身之利。

  但这般权争,竟已渗入军中!

  八百诸侯就在外看着!

  他们之中,有多少人在等着我们大商自己烂掉,而后顺势而起,取我大商而代之!

  就在这大殿中,有多少人只顾自身,只顾自身儿孙之前途,却忘了,这大商的版图是商人先祖拿刀斧一点点拼下来!

  欲杀我者,今日不如就在此动手,何必暗中做那些龌龊伎俩!”

  锵!

  子受拔出佩剑,扔到大殿正中,双目如鹰隼、剑眉绽寒光!

  锋锐的目光扫过各处,大半朝臣竟心惊胆颤,不敢与他对视。

  “唉……”

  子受叹了声,似乎泻了口气,将剑鞘扔到一旁,向前对高坐上的父王深深行礼,也不给比干开口的机会,直接道:

  “父王,儿臣当时为防军中哗变,为立主将军威,不得不忍痛斩杀那两名将领。

  今日之事,儿臣愿领罚,也请父王不必追究这些将军的罪责,他们大多只是不知实情,身有共情。

  想必,在此地众臣,心都存于大商,只是有些时候,我们之间存在某种差异与不理解罢了。”

  帝乙不由笑眯了眼。

  一旁李长寿暗中挑眉,对子受能说出最后这几句言语,也是颇为感触。

  这家伙,天生就是个做君主的料,已是明白如何去掌控人心。

  可惜……

  罢了。

  子受今日在朝堂之上的一席话语,让朝歌城直接地震。

  当夜,宫中传出消息,近来食欲不佳的帝乙大快朵颐了一餐饭,酒后连说大商可长存矣,显然是对子受颇为满意。

  不多时,比干也是公开言说,杀将之事错不在子受,王子权争须得遏制。

  不少原本观望的大臣,开始倒向这个突然变得耀目的小王子。

  而那微子启、微仲衍则是府门紧闭,谢绝宾客,似乎是在静静观望。

  大史府,李长寿在书房中闭上双目,心神正要挪回天庭,但定向风语咒却带来了一段对话声……

  正是子受与闻仲。

  “少师,这位大史到底是何方高人?

  这么多年,受在朝堂之上没少受那些老臣挤兑,当真从未如此主动过,按大史之话语言说一遍,竟是将那些人吓的说不出话来。

  这次当真痛快!”

  “子受,慎言、慎言,这位大史可不是我能随便推荐的。

  他是真正的高人,非权、非富贵能打动。

  有些事不能对你详说,但子受切记,若非是到了生死存灭之际,绝对不要去劳烦他老人家,不然只能适得其反。”

  “大史也是神仙中人?”

  “只手,便可遮天。”

  “嘶那他来我大商作甚?”

  “玩乐吧,不过也有传闻,大商便是他的一步棋,这里面的事我也看不清,子受你更不能知晓,莫要胡言乱语了。”

  李长寿听到这,禁不住嘴角一阵抽搐。

  这闻仲,果然是陷进来了,连自己非凡人之事,都已暗中说给了子受。

  也对,毕竟人心都是肉做的,闻仲做少师也有些年头了,与子受可谓形影不离。

  这会不会有什么隐患?

  李长寿再次陷入思索,来回盘查与闻仲有关之事。

  而此时正惦记闻仲的,却并非他一人。

  ……

  玉虚宫后山,飞瀑阁楼中。

  “这个闻仲,听着有些熟悉。”

  广成子手指有节奏地敲着面前的桌面,皱眉思索状。

  赤精子道:“就是那金灵圣母的小弟子,截教三代,此前与杨戬师侄他们一同听长庚师弟讲课,在朝歌城行走过。

  当时咱们只顾看那人教李靖去了,却是忘了这茬。

  没想到,咱们对朝歌城一时不关注,他竟已成了少师。”

  一旁黄龙真人纳闷道:“少师是什么玩意?”

  赤精子道:“据贫道所查,只要新人皇上位,少师大多会被拜为太师,在凡俗朝堂中权柄颇重,可左右军政大事。”

  太乙真人双手揣在袖中,笑道:

  “人皇的老师,咱大师兄又不是没做过,就是不太管事嘛,何必担心?”

  广成子瞪了眼太乙,将手中玉符扔到桌子上,定声道:

  “不可如此大意,截教这次走了一招好棋。

  这个闻仲看样子,会成为大劫中的重要人物,咱们须得好好琢磨应对。”

  玉鼎真人沉声道:“多做,不如不做,待天机更明显些,再动也不迟。”

  太乙真人习惯性地撇了撇嘴,满脸生无可恋:“行吧,看看哪个现任王子那么倒霉,被咱们支持半个月。”

  阁内其余八位仙人齐齐投来无奈的眼神,太乙真人耸了耸肩。

  身靠玉鼎,自可无惧。

  ……

  与此同时,碧游宫内。

  多宝道人溜溜哒哒,拦下了刚回来找炼器宝材的金灵圣母。

  “金灵师妹,你那徒儿最近十几年有什么收获没?火灵好久没给信儿了,怪担心他们的。”

  “嗯……”

  “遇阻也没事,大劫核心地带,哪有那么容易好渗透的,凡俗污浊、人心复杂,无功而返也不怪他。”

  “事忙,没问,稍后发玉符问他一下。”

  “行吧,也不急。”

  :。:m.x

章节目录

我师兄李长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超级女婿韩三千全章只为原作者李长寿蓝灵娥免费阅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长寿蓝灵娥免费阅读并收藏我师兄李长寿最新章节